胡锡进: 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已经安全 未受重伤害

香港的激进示威者如果连对记者都野蛮进行人身迫害,那你们自己说,我们是不是真的应该不再喊你们暴徒,而要改称你们“恐怖分子”了?。

胡锡进: 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已经安全 未受重伤害

我们的国豪已经安全,感谢全国网友!#付国豪#胡锡进:昨天夜里我与已被送到香港一家医院的环球网记者付国豪通了电话,我先要告诉大家,非常万幸的是,他没有受到很严重的伤害。

国豪很朴实,当另一名在医院陪他的同事把手机交给他时,他第一句话就对我说:“非常对不起,给大家添麻烦了。

大半夜的,让大家都不能休息。

一直说安全第一,但我今天还是出事了。

”我代表环球时报的同事们向他表达敬意,也转告了他全国网友们对他的支持和称赞,还告诉他,他的事情上了热搜。

他说很不好意思,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大家对他的关心。

说真的,国豪受这么大委屈,首先想到的却是给报社和同事们添了麻烦,他的这种朴实让我当时鼻子都有点发酸。

记者是一种职业,这个行业里的许多人分不清、也不去想这个职业究竟卑微还是伟大,但他们会在珍视自己的职业精神上更多一些自作多情。

所以每当一个地方出大事时,有危险时,记者常常是揣着一丝使命感的逆行者之一。

国豪就是这样的同行和同事,在香港有很多和国豪一样的内地媒体记者。

他们至少是值得所有人尊敬的,这些“所有人”我认为也应当包括香港的暴徒们,如果在他们的身上人性尚存的话。

在暴力示威的现场围攻、迫害记者,这是多么无耻而懦弱的行径。

老胡在此要对暴徒们说一句:做留有最后一点文明自尊的暴徒吧,不要把毒手对准记者。

记者这个职业出现在全世界最没有秩序、最动荡、最荒诞的地方,很多杀人不眨眼的军阀恶棍都给予了记者人身安全的保证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